古风坊_古风爱好者网站

古代好听十个人的名字,念一下都好美(图文)

古风坊 古风名字 12-14 古风名字
(一)谢安

唐宋八大家之王安石,曾说自己十分有幸,因与谢安的字相重。“谢”是“旧时王谢堂前燕”的名门望族,“安”是他的心安。

抛却谢家的声望,“谢安”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名字,可他却用生命为后人诠释着这个名字的真正内涵。这个名字,是诠释他真正生命的谶语。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谢安隐居东山几十年,世人长叹“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谢安笑而不答,时机不到。风神秀彻的谢安,运筹帷幄的谢安,是安于等待的,等天下有难,他自会力挽东晋于狂澜。 从东山再起到淝水之战,谢安完成了从安于身到安于国的华丽转身。

相比于工于谋天下,拙于谋自身的韩信、鸟尽弓藏的文种和信奉黄老的张良,他无疑是将为人为臣之道领悟最深之人,也是历代文人最为推崇之人,风流无人出其右。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这是楚庄王。不鸣万人待其鸣,一飞万人为其震,这是谢安。

(二)绿珠

绿珠(?~ 300),传说姓梁,西晋石崇宠妾,中国古代著名美女。

绿珠,好像碧玉一样,有浅浅的纹路,干净地像是渺渺高山上的清泉,一入眼,便再也不能忘记,是阆苑仙葩比不了的纯粹。

绿珠是为石崇而死的,石崇是晋朝有名的富豪,生活极尽奢华。他珍珠十斛得到了绿珠,她从此跟着他,为他舞低杨柳,为他歌尽桃花,为他做她一切能做的事,包括死亡。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而招展其璧就更是“罪”了。孙秀爱慕绿珠,向石崇讨要。

石崇虽生活糜烂,却颇有魏晋之风,掷地有声地对答:“绿珠吾所爱,不可得也。”这句话甚是动人,不知石崇后来后不后悔,可我宁愿相信他,相信绿珠。

赵王伦于是派兵杀石崇,石崇进退两难。 他对绿珠叹息说:“我现在因为你而获罪。”绿珠流着泪,站在他为她修建的崇绮高楼上,水绿衣衫被风扬得像凌风欲展的蝶:“愿效死于君前。” 她跃下华美的楼,落花依然像初见那年飘落下来,衣袂翻转,尘埃落定,碧绿的珠儿,碎了。 她宁为玉碎,也不负她的郎。

石崇死在八王之乱中,草草结束了一生。他们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

(三)扶苏

扶苏(?—前210),秦始皇长子,嬴姓,名扶苏。荷花依然开,大山依然在。扶苏树湮没在群芳中,扶苏公子埋没在乱世里。

据说公子扶苏的母亲郑妃是郑国人,喜欢吟唱当地流行的情歌《山有扶苏》: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诗三百,思无邪。始皇为长子取名扶苏,愿其能像大鹏、扶苏树一样扶摇直上九万里。

事实上,扶苏也确实如此。我从未有幸看到过和公子重名的扶苏大树,可“扶苏”二字,却随着这悲怆久远的故事扎根在我心里。看似普通,实则大气,扶苏复苏,扶大秦帝业,苏天下苍生。他一直在努力。

父赐子死,子不得不死。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抵匈奴、直言谏、触龙鳞、引剑刎…公子扶苏为这个已快穷途末路的秦帝国尽了最后一份力,沧海横流,他只是冥冥众生中一滴水,滴落时,秦的气数也尽了。

后来,陈胜吴广起义,谈到公子扶苏,依然止不住遗憾和愤恨。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公子短短的生命是流星,和蒙恬、章邯一起照亮了大秦最后的黑暗。如果他还是那个倜傥的公子,如果他能回家,多好。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四)武则天

武则天(624年~705年),字“曌”(zhao,含义是日月当空,“曌”是武则天为自己发明的字)。中国历史上唯一正统女皇帝。

有一本书叫《且试天下》,天下是用来“试”的,这是多么霸气和狂傲的人才能说出的话。而女帝武则天呢,天下是用来“择”的。“试”是考、测验,按照预定的想法非正式地做,就是说天下什么的洒家偏要去闯上一闯。而“择”是选择。

嘿,天下算什么!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鸿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那个有着凌人傲气名字的女子用狭长的眼冷冷观看着宫廷悲欢,她抛弃了爱、抛弃了作为女子应有的一切,她不甘心沦为草芥,既不能流芳百世,亦不复遗臭万年!

唐宫的寒风,感业的烟香,帘前的金座,教会她:向上爬。终于,武媚娘爬到了顶端。强硬的政治手腕,缜密的军事策略,她比男人还果断地“选择”,着心中理想的天下。多少年了?连红艳得牡丹都空了,风从洛阳东起,香至长安西漫。乾陵猝然间立起了一块碑-无字碑。

她终究“择”了自己的天下,可她宁愿,依然是那个娇滴滴的媚娘,怅下泪等着如意郎来验取她的石榴裙。

(五)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1683 ~1706),门巴族人。六世达喇嘛,西藏历史上著名的人物。

仓央嘉措是藏名译来的,我把它放在这里,只因它的意思是:音律之海。可我最爱的还是另一种翻译:梵音海。嘉措不仅仅指海,更是指大智慧。梵音是佛音,是卓然妙音,世人参悟不透的佛语,正像仓央嘉措自己说的:为竖幡幢诵梵经,欲凭道力感娉婷。他觉梵音就是世间风月,逞论别人,他也许自己就没有悟透何为梵音,可又为何要悟?鸿蒙初辟本无姓,打破冥顽需悟空。

读《悟空传》,比起那个心如明镜的唐僧,仓央嘉措更像是“宁愿死也不肯输”的悟空,身在素净的布达拉宫,心想繁华的拉萨街。他说他“白璧有微瑕,曾到拉萨卖酒家。”在红尘人看来,这不是暇,在空门人看来,这不仅仅是暇。

十五年世俗浪荡,整八年梵行修道。仓央嘉措的心中有一个浪子宕桑汪波,他向的是尘,不是空,是野鹤,不是菩提

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

仓央嘉措有他存在的理由,他是人,不是佛,纵然有天有佛,也不能勉强他做任何事。

但这毕竟为统治者所不容,在他被押送往北京进行废黜的途中,仓央嘉措死在那片“青色的海”边——梵音之海,湖水用它通透意达的胸怀包容了这个犯戒的少年,鹫鹰滑翔天际,叼去少年的骸骨,传说流淌在山高水远的另一边。

他叫仓央嘉措,梵音海中的仓央嘉措。

(六)高长恭

高长恭(公元?----573年),姓高,名肃,字长恭。中国历史,最美不过魏晋南北朝;北齐历史,最美不过兰陵高长恭。

肃是肃敬,长恭自然是长久肃敬,古人取字尤爱用字释名,字又比名更深一层。如李白字太白,谢安字安石,韩信字重言(这个应是后人所取),二者相得益彰。

“长”字本身就代表着长久、漫长、生长,有深入灵魂的悠远腔调。《蒹葭》里的“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本是写爱慕而难以接近的长怅惘、长相思之苦,而之于兰陵,更多的恐是置身家国猜忌中的愤懑。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

昔有杀神白起,后有国公徐达。帝王之路容不得半点沙子,他们自恃真龙,哪知真龙也需虾兵蟹将为其冲锋陷阵。 兰陵生命太短,没能长久地“肃敬”,只有长久地“肃静”。长空飘雪,兰陵将这杯酒饮下,点燃的债卷扬起飞尘,飞舞在他俊美绝伦的脸前,横绝了千年的时空,这是它他跳的最后一支舞。

四年后,小怜的玉体横陈朝堂,周师踏马而来,剑指北齐。

千年后,当《兰陵破阵曲》从那一衣带水的国土传来时,伶人依依呀呀的声调诉说着的王子,是神州再无的风华。 顿然彻悟,兰陵之后,再无高长恭。

(七)赵飞燕

赵飞燕(?~公元前1年),西汉汉成帝的皇后和汉哀帝时的皇太后。

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中。唐家玉环,汉宫飞燕。燕是玲珑的飞禽,燕也是倾国的美人。飞燕飞燕,总让人想起画梁上轻巧的生灵,乍开剪刀的尾,飞过雕满暗纹的廊玄,筑巢在江南的孔桥下。可是那唤作飞燕的美人,一进了这亭廊,就再也没能出来。

很多人都认为赵飞燕是红颜祸水,是她间接地导致了西汉的覆灭,这无疑有失偏颇。赵飞燕终其一生也没有参与政治,她只是一个努力往上爬的妃子,尽管她残杀皇子、秽乱宫廷,这只是拉拢皇帝、保住自身的一种手段,和官员们尔虞我诈是一个道理。她不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可亡国,不是她的错。

在那种时代,既然我们把所有功劳都归功于男人,我们就不能把所有罪恶归结于女人。赢洲之中,金盘之上,她拥起盛世的繁华,为成帝跳那支舞。无方的笙缓缓漫开,九天的绸带凌波而来,阳春三月白雪纷纷落下。清铃声骤响,一只皓腕牵着薄纱,半遮容颜旋转留仙长裙,薄风扬起玄女耳畔的纱——刹那就迷了心魄。
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几年后,成帝在某个缠绵夜里,死在她妹妹的床榻之上。飞燕死的时候,姑苏还是旧模样。笙歌掩不住华堂,菱歌胜不了春芳,姑苏的月是故乡,不是缭乱心惊的未央。蜻蜓夹着蛱蝶飞过树苍苍,燕子呵,再也回不了篱巴墙。

(八)慕容冲

慕容冲(359-386),小字凤皇,西燕威帝慕容冲,鲜卑人,十六国时期西燕国君主。

慕容涉归鲜为人知,可读到“涉归”二字时,心绪还是顿了顿。他趟水过河,河那边是家。

忽然想起了慕容冲,涉归的后代,五胡十六国倾国倾城第一人。他小字凤皇,凤皇“凤凰”,凤中之皇。多美,可惜一生都是凄美。燕亡国时,慕容冲十二岁,姐姐清河十四岁。

慕容鲜卑,族人各个美貌,清河公主“有殊色”,慕容冲小小年纪更是倾国倾城,雌雄莫辨,前秦皇帝苻坚让姐弟两双双飞入了他的紫宫。三年,整整三年,小小的凤凰在皇帝身下婉转承欢了无数个苦痛的夜。娈童,娈童,他曾是皇子。当慕容冲脱离宫闱时,不知他是什么心情。

十多年过去,苻坚兵败淝水,昔日的美少年趁着沧海横流,自组军队,东山再起。颀秀的青年踏着这见证他耻辱的土地,白衣胜雪,恨像潮水一样将他推向了复仇的峰巅,剑指长安。

城楼上,苻坚站在那,看着他昔日掌中物,如今风姿倜傥。慕容冲侧目,嘴角收起无情的弧度,扔下了苻坚给他的锦袍。苻坚善良了一辈子,可对这个孩子,还是不公平。其实也没有公平可言——这个乱世。慕容冲把都城变成了血海,当他终于站在苻坚平等的高度时,他麻木了。血,厮杀,长锋倒提,征战千里寒光。

凤皇,凤皇,何不高飞还故乡?无故在此取灭亡?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阿修罗成了王子,凤凰星君受了劫,他不知勘透生死否。

他是凤凰,没有家的凤皇,栖于梧桐,却留在了阿房,修饰词是永远。苍白的孩子留在了霸王烧焦的阿房,我想一定是水打湿了凤凰的羽毛,他就不能趟着水回家了。

慕容冲,慕容涉归的后代,终究归不去。

(九)魏无忌

魏无忌(?-前243年),号信陵君。 魏昭王少子,战国四君子之首。

无忌太多,春秋费无忌(又作费无极),战国魏无忌,晋代何无忌,唐初长孙无忌,武侠张无忌……无论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首,还是胸襟宽广的侠义少年郎,我独独选择的是公子无忌,也许他名声不大,一生不完美,可他是战国人心之所向,是王侯将相中无二的存在。

无忌,不猜忌,不忌惮,不避忌,这不是恣行无忌,发而无忌,而是我心从容,所以无忌。

魏公子无忌之才,甚于齐之孟尝,楚之春申,赵之平原数倍。礼贤下士,各国名士趋之若鹜。窃符救赵,世人赞其侠义之风。邯郸大捷,秦国十年不敢犯魏。

他是魏国最锋利的吴钩,他是江湖最厉害的百晓生,司马迁一身骄傲,却尊无忌为公子,列传中一百四十七处只称公子,无限唱叹,无限低徊,仰慕之情溢于言表。七步之才曹植与诗仙李白分别称其为“俊公子”与“贵公子”,赵孝成王更是推崇:“自古贤人未有及公子者也。”

长孙无忌魏无忌人无忌我亦无忌;
司马相如蔺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

公子不是任何事都无忌,魏王忌惮公子,公子因此失望,退避三舍,耽于酒色,终是身死。

醇酒妇人终短气,千秋谁谅信陵君。谅?不需要了,有的只是叹罢了。

公子死后,秦便再无忌惮,派蒙骜伐魏,魏国乃至天下终被秦吞噬地一干二净。后来战国归秦,秦分楚汉,一归刘汉,高祖刘邦过公子祠庙时,也会低头点上几柱香,缅怀大风起兮后——那翩翩公子的落落情怀。

剑冷孤高,花醉堂皇。这个时代,这位公子,他没能遂得了凌云之志,可他一定敢笑——黄巢不丈夫。

(十)戴望舒

戴望舒(1905.3.5~1950.2.28),戴望舒为笔名,原名戴朝安,又名戴梦鸥。 现代诗人。

那坟前开满鲜花,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
... ...
我在这里陪着她,一生一世守护她

2004年,名不见经传的唐磊用一曲《丁香花》唱红网络,那首天国的歌曲,旧时光里扎着羊角辫的女孩穿过阴暗的小巷,伴着丁香花的朝生暮死,葬在开满丁香的大山上……

一次一次听那些哀伤的歌谣,这么多年再想起这首歌,依然觉得它无可替代。

我想这首经典歌曲应是受了戴望舒《雨巷》的影响: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重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不得不说它太美,美得像那丁香姑娘一样不真实。就像戴望舒的笔名,《离骚》中的月神,太惆怅太飘渺,只用望一眼,便已心舒而醉。

戴望舒太像丁香,结着愁怨,注定一生都是悲剧。他为施绛年赴法留学,不能饱腹,可施却背叛他,爱上她原本就爱的那人,他哀莫大于心死。是穆丽娟带给他光明,他与其共结并蒂莲,可这也是无果,他们不欢而散。遇见杨静,他以为这就是他的良人,可是年龄让他们裂痕纵生,无奈,戴望舒终于结束了这最后一段爱情——他始终找不到他要找的丁香花。

后来的日子,望舒寄心于诗歌。天妒英才,让他的哮喘病愈加严重,呼吸也是一种痛,痛到他不得不给自己打大剂量麻黄素针,不一会儿,心脏急剧跳动,呼吸更加困难,死在送往医院的路上,时正值壮年。

旧时光的雨巷,故事里的诗人再也找不到他的丁香姑娘。

你看那满山遍野,你还觉得孤单吗?

几十年后,网络歌手唱着他扎着羊角辫的姑娘,我想,她和他一定化作了丁香花,住在春暖花开的天堂。
望舒坟前——

月光下,只有丁香在这里陪着他,一生一世守护他。
版权声明

古风坊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人将予以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