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坊_古风爱好者网站

虐心古风短文|两厢情痴抵不过一意孤行,回眸欲挽已是阴阳陌路

虐心古风短篇<a href=http://www.gufengba.com/gfxl/xs/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小说</a>插画

“你,当真不愿意吗?”
宋询直视着眼前这个锦衣华服的女子,坚定地开口:“臣已有心仪之人,做不得公主的驸马。”
女子忽的笑了,想她朝阳长公主自出生以来是何等风光无限,事事顺遂,偏偏栽在了新科状元宋询手中.....
“你心上人可是唤作白苏?”公主问。
宋询忽的惊恐起来,“公主问了作何?”
“本宫要杀了她。”【古风坊短篇古风小说】

宋询初遇白苏,是在清水镇外的寒山寺。
那日,他从寺中求了一张签文,签文前半段他都可理解通透,可唯独最后一句,他却一知半解。
他拿着签纸,从殿中踱步到姻缘树下,口中仍是念着那签文的最后一句——“痴狂人,无觅处。”
忽的,一片树叶正正砸在了他的脑门上,他抬头向上望去,就见一个身着麻衣的女子正蹲在树干上,毫不羞怯的对上了他的视线。
“喂,书呆子,你在念什么呢?”
宋询低头,将签文放进胸前口袋后抬脚就想往外走,岂料那女子竟是径直从树上跳下,拦在他面前道:“你跑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宋询不语,他实在不想与外人多作耽搁。
女子仍然不依不饶,“你刚刚口中念念有词,是在说什么?”
罢了罢了,且告诉她,让她试一试可否解出签文深意。于是宋询将放在胸口的签文拿出递给了她,道:“最后一句,你可能解出?”
女子接过签文默念了一遍,忽的呵呵笑了起来,“这么简单你都不知道?果然是痴狂人也。”
“你既知晓,还不快道来?”
女子来回走了几步,面上的笑意只深未浅,“痴狂人,无觅处的意思就是,你以后将会与心上人天人永隔、再无觅处。”
宋询听了这话,明知她说得十分有道理,可是仍压抑不住心里的怨怼,抢过她手中的签文冷冷道:“瞎说什么!简直就是胡乱猜解!”
话毕,便一股直劲的往山门走了去,留下那女子不停的在身后喊着:“喂!书呆子!”


宋询第二次遇到白苏,是在清水镇的菜场上。
彼时距离上次相遇,已过了两年,而宋询也在去年乡试中一举夺魁,成了人人敬仰的贡生。
领里街坊都知道,宋询自小便是个十分孝顺的人,时常帮着年迈的母亲出门购买菜蔬,一来二去也就熟识了。
这日里,宋询提着篮子走在闹市中,不时遇到熟人打个招呼,突然间有人从后拽住了他,他转头便见一个梳着辫子的女子正抓着他的衣服低着头讷讷道:“公子,可要买青菜?”
宋询觉得这声音莫名熟悉,却依旧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便说道:“青菜几文钱一斤?”
女子的声音顿时雀跃起来,“三文钱一……”
话未说完,那女子便惊道:“是你!”
宋询看清楚她的面容后,顿时想起来两年前寒山寺一事,笑着点点头,“是我。”
那女子将篮子全一股脑塞给宋询,“这些青菜全给你吧,免费的。”
“这……”宋询有些却之不恭。
“别这样那样的,叫你拿着你就拿着。”女子说完后就径直走了。
可还没等她走出几步,她又转头问道:“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唤宋询,你呢?”
“白苏。”
那是宋询第一次听见白苏的名字,他从未想过,这个面容爽朗的女子,竟遭遇了那样不为人知的境遇。

之后一段日子,宋询出门买菜总能遇上白苏,而白苏总会以各种理由将菜蔬免费送给他。
这样的来往多了,免不了闲话,可这话不知为何,就传进了白苏嫂子的耳朵里。
那天白苏正要将一个南瓜放在宋询的篮子里,忽的便从人群里走出一个妇人来抓住了她的手,大声嚷嚷:“大家快来看看啊!”
因着那妇人声音尖细,很快便引来了众人围观,那妇人一看便更是大声:“我这不懂事的小姑子被这个男人迷得是七荤八素,天天给他送免费的果菜啊!我家本就家境困难,只指望着这点买菜钱,可是却出了这等子腌臜事来!”
那妇人原是白苏的大嫂徐氏,她这几天发现菜钱比往日少了些,便暗中跟着白苏一探究竟,终于让她发现了其中秘辛,她要是不趁机敲诈一个这个男的,就枉她这几天都辛苦了。
见人群围得越来越多,对着宋询指指点点,白苏扯开了徐氏的手道:“大嫂,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与宋公子毫无关系。”
“大家看看,这野男人都把我小姑子迷成什么样了!”说着还揩了揩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
人群里顿时有明事理的人出来道:“我看是你小姑子不怀好意,谁不知道宋询是我们这镇上唯一的贡生,将来是要科举当大官的,我看呐,就是你小姑子心怀不轨!”
“就是就是。”人群渐渐附和道。
徐氏一看敲诈不成,也不想在这丢人现眼,便揪着白苏的耳朵走了。她们走出去好远,宋询都还能听到徐氏骂骂咧咧的话。



“嘭嘭嘭!”木门被人使劲的拍打着。
正在里间温书的宋询听了,示意母亲稍安勿躁,便快步走到门口开了门。
门方打开,便见一个蓬头垢面、遍体鳞伤的女子正撑着墙站在门口,见他开了门,喜极而泣道:“总算找到你了宋询!”
宋询透过她杂乱的头发看清了面容,才恍惚意识到眼前人正是白苏,只是她为何会是这般模样?
“你,怎么了?”宋询终是开口问道。
白苏推开他径直往屋里走,“坐下来慢慢说吧。”
里间,宋询与白苏相对而坐,两人静默了一会儿,宋询问道:“你为何会这般模样?”
白苏喝了一口水,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我嫂子要把我卖给城西的王老爷做妾,那王老爷都五十多了,我不乐意,他们便把我囚禁了日日打骂我,今日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我也不知道去哪,就来你这了。”
她怎么会知道他的家在哪?
宋询虽疑惑,但终究没有问出口,因为,白苏的的一切举动都表现得很明白。
宋询抬头望着眼前这个诉说自己悲惨遭遇却面不改色的女子,忽的想起来前几天卖猪肉的柳大嫂对他说的话——
“白苏是个苦命的,自小父母离世,大哥大嫂懒散又靠不住,只得自己出来讨生活。而且全家都靠她养着,你是没看见,去年冬天她帮客栈刷盘子,那双手简直肿的不能看。”
宋询的目光转到了白苏的手上,她的手很粗糙干燥,指尖与虎口处尽是层层厚茧,与“纤纤玉指”根本沾不上边。
白苏许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有些尴尬的将手背在了背后。
“你留下来吧。”鬼使神差的,宋询对白苏道。
他也不知那日为何会对白苏那样说,或许是出于怜悯,抑或是其他什么东西……


或许是碍于宋询贡生的身份,白苏的大哥大嫂迟迟没有来上门讨要白苏,因此,白苏在宋询家里安稳的过了一段日子。
这天,白苏正在做家务,忽的听见门外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她正要出门查看,门便被人一脚踹开了。
门外站着一个油光满面的妇人,一看便知是媒婆,那人那人看着她惊叫道:“哟!这就是白苏小姐吧?恭喜恭喜,王老爷已经派人来接你了!”
白苏一听便知,这又是他那大嫂使得下三滥招数,便恨恨道:“你们休想带走我!我不乐意的事情谁也不能逼我!”
那媒婆眼神忽的凌冽起来,“这可由不得你。”
话毕,便有两个壮汉上前拉扯白苏,白苏终归力气小,被他们拽着快走到门槛时,里屋突然传来一严厉的声音:“谁敢动我的人!”
白苏挑头,便见宋询站在门框内,周身的气势是她从未见过的。
“宋贡生也要理解我们,王老爷既然交代了,我们若不带走她,如何交差?”
宋询一步步走上前来,“你回去告诉王老爷,就说白苏不日就将嫁给宋谋。”
此话一出,媒婆自知讨不到好,便带着人走了。
待所有人走后,白苏上前拉住宋询的袖子,“你真要娶我?”
宋询握住他的手,“待我金榜题名时,就来娶你。”

寒风阵阵,吹起遍地明黄纸钱,宋询抱着白苏的排位走在街上,后面是不停挥撒纸钱的家仆。
宋询一步一移,每走一步,就像踩在心坎上一般,支离破碎。朝阳公主终究是下手了……
她果真杀了白苏……
他还记得,他抱着白苏的尸体时,那种无法言喻的痛…五年时间,他一直在骗自己,他原以为他对白苏是出于怜悯的关爱,可当她真要离去时,他才翻然悔悟——他是爱她的。
可是,他为了不娶公主,竟把白苏拿作挡箭牌,以至于她早早便长辞于世……
一路走着,宋询不停的埋怨自己,等到了公主府门口时,他才隐约晃过神来。
公主府的朱漆大门应声而开,朝阳公主站在门内,面色平静,可颤抖的双手仍是出卖了她。
“李琳,现下你满意了吧?”宋询质问道,“白苏死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要我娶你,做梦吧!”
话毕,宋询重重向门前的石狮撞去,头破血流间,他大喊道:“白苏,我来娶你了。”
随后,他便直直向地上倒去,模模糊糊间,他看到公主正向他奔来,恍如三年前白苏向他跑来时一般……
她一世凄苦,本想给她凤冠霞帔、红鸾万丈,却不想终究是踏路黄泉、青山埋骨。
“白苏,我来娶你了。”
“等等我。”
版权声明

古风坊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人将予以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