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坊_古风爱好者网站

虐心古风短文|不老梦(文/婆娑果)在线阅读

虐心古风短文|不老梦(文/婆娑果)在线阅读

林子安将自己听到的故事整合在一处呈给了太后,太后看完,冷笑着将那奏折撕成了碎片:“五十年了,她还是不肯承认那个妖怪不爱她。”

林子安缓缓抬起头来,心下好奇,却也不敢多言。

他原本就是太后的人,所谓“得罪掌事被关进牢狱”都只是提前排练好的苦肉计而已。太后说他长得像极了那人,便为他改名子安,并将他送到千颜的身边。太后想要利用他从千颜口中套出她想要知道的秘密——以人类之躯,如何能够长生不死。

“五十年了,哀家的白发是怎么藏都藏不住了,可她还是那副年轻貌美的模样。”太后拿起镜子,似笑非笑地看着镜中如今被她厌恶至极的这张脸,“你很好奇哀家为何说那只妖怪不爱她?左右今日无事,哀家便告诉你好了。”

狼妖子安在遇见方千颜之前,喜欢过一个女孩儿。

女孩儿是人类与妖族交合所生的半妖,弱小却又骄傲。人类不喜欢她,妖族更容不下她。她孤身在世间流浪,不管是谁,都能随意欺辱于她。一次偶然,她在山间救下一只刚刚经过雷劫的狼妖。狼妖醒来后,想要感谢她。她也没什么要求,只是想要跟在狼妖的身边。她说自己可以照顾他,希望他也能保护她。

狼妖与半妖在一起生活了五年,后来,他们就相爱了。

三年后,狼妖有事前往东海,无法将半妖少女带在身边。当他回来后,却只见居所内留有一摊黑红色的骨血。少女死了,被人类的道士所伤,尸骨无存。狼妖疯了,不知该寻谁给少女报仇。他开始四处杀人,并在那暴雨之夜闯入戎军的营帐。

故事从这里开始,才是他与方千颜的相遇。

“他喜欢的是那半妖姑娘,他们的爱情中并没有方千颜的存在。一切都只是那丫头的一厢情愿罢了,否则子安也不会离开她,也不会放任她在牢中受尽折磨而不闻不问。”苏岫懒懒地打了个呵欠,“我讨厌她,一厢情愿的女人最令人讨厌了,你说对吗?”

林子安皱起眉心:“太后,小人有一言不知当不当问。”

苏岫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你觉得呢?”

林子安便乖觉地闭上了嘴。

他想问的是,太后娘娘难不成便是当年那半妖姑娘?

太后懒懒地挑起林子安的下巴,由衷赞叹道:“若非性子太多,你又全然是个人类。哀家当真会以为,你便是他。五十年了,若得转世为人,他也的确该有你这么大了。”

这件事办得成,加官进爵,永享富贵。若是办不成,太后得不到长生,自然也不会让他好过。太后想知道方千颜长生不老的秘密,可她耗尽五十年都没能问出口的事情,他林子安又怎能问的出来?都说“杀人诛心,才是上策”,既然方千颜一门心思在等那狼妖,那他就要让她明白狼妖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心若是死了,便也没什么好僵持的了。

于是,他旁敲侧击地将从太后苏岫那儿听来的真相告诉给了千颜。

转述过后,他还不忘添油加醋地道:“既然他爱的人不是你,那他为何又要娶你?”

她缩在墙角,一言不发。

他不爱她,她其实是知道的。

那日他将她从花轿中劫走,私奔的名分就此达成。二人索性当晚便成了亲。嫁衣绯红,喜烛摇曳。在他用妖力变出的婚房中,他掀开她的盖头,笑得温柔而疏离。

“千颜,如今我们成了夫妻,有些事情便该告诉你。”他认真地道,“比如我是谁,从哪里来,为何要娶你。”

世人说它是妖,可千年前,人们却奉他为神。司掌药庐的神明,掌世人生老病死祸福疾病。

天界的神明很多,除却天帝及其直系的各位血亲外,所有的神都需依靠人类的信仰而生存。人们需要你,便給为你修建庙宇,上香供奉。因为这些信仰,神明会长长久久地活下去。可如果某个神明被人类遗忘,那他就会烟消云散,融入亘古洪荒。子安已不记得自己目送了多少位神明离去,可他从不认为这种事情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因为对人类来讲,他是一个有用的神明。

他的药庐很忙,天帝体谅他,特意给他派来一个打杂的小童。

小童长得很小,子安走路不看地面时,生怕自己会把她踩到。小童做事很认真,日日趴在药庐添柴扇火,弄得自己灰头土脸。小童很听话,只要是子安的命令,她都会尽力去完成。小童偶尔也会有些调皮,比如偷吃药庐中的丹药,偷练那些所谓长生不死的禁术。

子安发现了,随意瞪了她一眼。她便被吓得大哭出声:“我是个一点用都没有的神明,没有人类会为我修建庙堂。如果不依靠上仙的丹药,小童就会死。小童不想死,小童还想一直伺候上仙,直到上仙再不需要小童为止。”

他叹了口气,转身离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事就算过去了。

有了他的纵容,小童的胆子愈发大了起来,偷拿他的仙药不说,竟还对天帝的贡品起了心思。

那日天宫晚宴,她竟偷偷潜入了天帝的藏宝阁。“永生丹”,药如其名,服下便可长生不老。她怯生生地将手伸过去,而后便惊动了藏宝阁的守护神女。

事情败露,她被押送至天帝的面前。

子安也在,他负手站在一边,冷冷地看着她,显然有了怒意。她害怕了,没有跪在天帝面前求饶,反而抱住了他的大腿:“上仙,对不起。你原谅我,你一定要原谅我。”

无论理由如何,她终归是触怒了天条,被贬下凡尘。诛仙台旁,她站在他面前,怯怯地说道:“上仙,我怕死,是因为我不想离开你……是因为我喜欢你。”

他心下触动,可她却已被贬入凡尘。

他心中担忧,下凡相护。在她遭受危险时,他失手杀了那欲对她图谋不轨的凡人。以神明之身杀凡人者,当处极刑。他背负着天罚给予的诅咒堕入妖道,成了那白皮狼妖。

天罚给予他的诅咒是他会不老不死,可他爱的人会一次又一次为他而死。他不信命,拼命护了她五世……也眼睁睁地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死了五次。第六世,她投生成半妖,只留一摊骨血在他面前。子安认命了,既然不能同生,他选择同死。

为此,他将不知从何处拿出的匕首刺入千颜的胸口。在对她下了杀手的同时,他还不忘温柔地在她耳边解释:“天罚的诅咒是可以解的。寻一个爱我的人,将匕首插入她的心脏,我不老不死的诅咒就可以承继到她的身上,这样,我就可以像普通人类那般生老病死。”

千颜的心有些疼。

她含着腔子里的一口血,傻傻地问道:“如果你的诅咒没解开,是说我不够爱你吗?”

“是。”

“如果我不够爱你怎么办?”

“那你就会死,而我只好去找别人。”

她挣扎着向前抱住了他的身子,任凭匕首又在自己的心口里深了几分。她有些没出息地笑道:“你的诅咒我替你担着,你喜欢别人便去喜欢吧。我现在有些困,我只求你,等我睁开眼时你还能在我身边。我们才刚成亲……我们……”

我们的日子还有很长很长。

版权声明

古风坊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人将予以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