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坊_古风爱好者网站

【古风故事】心悦君兮君应知系列(壹)

古风坊 古风小说 03-31 古风微小说

 

归寂
“妄尘!今日又是你的戏赢得最多!恭喜啦!”
“嘿嘿,楼哥说笑了,小弟这里还要多多感谢楼哥给小弟一个展示才华的机会哩!”
“呔,这算什么,举手之劳罢了!”那“楼哥”压了压嗓子,低声说到,“妄尘,你这赚来的钱可是要拿去做什么?今儿就老实跟哥哥讲了吧!”
少年郎想了想,素净的脸上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些为难,脸上泛着憋急了的红晕。
“楼哥”一看,像是心下明了了什么,用力拍了拍少年郎瘦小的背,大声笑道:“看不出来,你这黄毛小子,竟然还学着大腕儿养着个美人哩!”
这么一说,少年郎白皙的脸上更是翻起了红云,他连忙摆手道:“不不不!不是!我……我、我才没有!楼楼楼楼哥!您别这么说啊!”
“楼哥”大手一推,将他推了出去,笑道:“得了得了!回去吧!晚了小心山上的豺狼虎豹把你叼走咯!你这个小玩意儿。”
少年郎跄踉了两步,还想辩解一下,却也不知该如何去辩解了,只好尴尬的道了别,便转身朝郊外轻车熟路地走去。
待到日落西山时,这位少年郎才爬上了一座山。山上百花盛开,眼前是一颗成人般粗细的玉兰树,正散发着幽香;玉兰树后有一座精致的木屋,有薄烟正从烟囱里飘出来;屋后,还有一小片田地和森林。
“师父!妄尘回来了!”
才看到玉兰的树冠,少年郎便高兴的朝屋子里叫了一声,加快脚步跑了上去。
一身素白衣裳的女子伫立于如诗如画的小屋子前,瞧着那个白衣少年背着竹篓跑上来。日暮薄晖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边,衬着他脸上的汗水金辉闪闪。水润的大眼睛弯弯的、含着无尽的笑意。他笑得就像余晖这样好看。
女子笑笑,责备的话语却只有温柔:“小心点儿,要是摔了可怎么得了?”
她拿出一方帕子,给少年郎擦了擦汗,关心道:“今日累着了吧?”
“不累!”少年郎嘿嘿一笑,露出了整齐的皓齿。他是孤儿,多亏师父的收养才能活到如今,否则在他才百多日的时候便要活活饿死。
“师父,我与你说,今日徒儿卖的戏本子可又是最多的,楼哥还多给了我些许,咱们还能靠这些吃上半个月呢!”少年郎兴奋的说。
女子笑着,伸出食指点了点他的额心,骂道:“不务正业。”
“有的,有的!”少年郎立即辩驳道,“您看,我有去采草药回来的!今日徒儿运气不错,还抓到一头兔子,师父等着,徒儿今晚给您烤肉吃!”
说着,他三下五除二的放下竹篓,抓着兔子便闯进了灶房,开始生火烧水起来。
日落西山,星月渐现。
少年郎往篝火里添了添柴,摆弄了一下木架上被料理好的兔肉,香味慢慢的流露出来。
“师父,兔肉烤好啦!”
女子接过少年郎递来的兔腿,光是看着这个色泽和香气,不用尝便能知道定是烤得外酥里嫩。
她吞了吞口水,轻轻咬了一口,在少年郎满怀期待的目光下咽了下去。
“如何,如何?”
“嗯,很好吃,尘儿的厨艺又进步了。”
“嘿嘿,那以后我就一直做饭给师父吃!”
女子看着满脸开心的少年郎,篝火的颜色照的他面颊通红。
“嗯。”
夜,众星拱月。
女子倚在玉兰树上,树枝呈优美的弧形,坐在这里,还能接着月光隐约看见山麓的小镇。
月华如练,繁星点点。一段零碎的记忆突然浮现在脑海中。
那座荒山上有棵银杏,也是在这么一个干燥的夜晚,夜风习习,但是没有这里温暖。那个白衣男子,从屋子里走出来,手中抱着一件绒衣,微笑着对她道……
“师父。”
女子猛一转头,一道白色的身影站在那儿,手中抱着一件披风。霎时间,女子愣住了。
像极了那时的情景。
“师父……?您、您的眼……”
女子连忙抹开泪水,鼻尖泛酸,却笑了笑:“无事,这里风有些大,为师被沙子迷了眼罢。”
“您也知道那里风大啊!还是赶快下来穿好衣裳,莫要着凉了才好。”
——那儿风大,你快些下来穿好衣裳,莫要着凉了才是。
是了,他当时是这么说的。
“妄尘。”
“嗯?”
“……唤我一声。”
“啊?师父?”
“不是这个。”
“哦,可……”
妄尘看了看树上的女子,还是没能说出什么,只好叹了口气,看着她的眸子道:
“窃妄。”
宁窃妄的泪水遏制不住的往眼眶外流,她努力勾起嘴角,轻声回应道:“哎,我在。”
窃妄窃妄,窃取妄想。这是他取的名字,她一直以为他这是在羞辱她,但如今想来,窃妄,也可作“怯忘”了。
她从未对一个人,有过这般记挂。也从未胆敢,忘记过一个人。
大抵都归于那一句话吧。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
“师父,回屋吧。”
“好。”
宁窃妄跳下来,接过少年郎手里的披风,两人四目相对,都笑了一下。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应知。
版权声明

古风坊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人将予以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