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坊_古风爱好者网站

【古风故事】心悦君兮君应知系列(壹)

古风坊 古风小说 03-31 古风微小说
【古风故事】心悦君兮君应知系列,今天古风坊小编给大家分享一则古风故事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应知系列;下面就跟小编一起来欣赏一下吧!

应宴
炎炎夏日,皑皑白雪。这荒山上的光景,便是这般模样。
偌大的宫殿,兀自耸立于峰顶。女子半攲躺椅上,信手接过一下人递来的鎏金帖,凤眼淡扫,旋即蔑笑一声:“唤我作甚?我可真是好大的面子。”
堂下来人不愠不怒,默默拾起请帖。其上流转的暗金色所指示的东西,愈发惹人不快。
“姑娘还是好生考虑一番,毕竟府中予您请帖,想必是见您还是自家人,念着几分好。”
“呵,自家人……何人所予?”
“宁府四公子。”
“主母最厌妾室所生,四公子宁津,也是可怜。”
似是想起何事,女子轻笑道:“不过,怎能比得上我呢?”
虽是笑着,眼中却泪湿一片。
“不去,拂了。”她双眸微挑,依旧噙着笑。
“上尊令在下务必要让姑娘答应。”
她看着不鉴,眸中暗淡了几分。眼眸一阖,没再开口。
不鉴心知达成任务,便立即放下请帖,退到殿外,摇身变成白鹤,扶摇直上,扬长而去。
女子睁眼瞧了瞧鲜红的请帖,心中杂然。
“你定要让我死心吗?”
 

赴宴
“乔府大公子到——携白玉观音童子像一尊——”
“郑府老爷夫人到——携百年金富平安锁一对——”
……
京城首富宁府请宁五公子的百日宴,将京城有名的官员商贾、名人雅士通通请了个遍。大喜的日子,连报礼的门庭都扯着嗓子,不敢低声了去。
突然,他眼前一亮,眼睛盯着面前女子的脸,顿时没了声儿。
“这是贵府给我的请帖,有劳。”
门庭这才堪堪回过神来,懊悔自己不称职,余光照样往人身上飘去。
“可有带礼品?”门庭问到,手上正打开请帖。
“有……但是我想亲自交予宁五公子的娘亲手上,还请别报。”
“哦,好吧……那您进去吧。”
才翻到一半的请帖又被阖上,门庭笑着请她进去。
才踏进正门,如洪潮般的杂吵纷纷涌来。女子绕过大厅,兀自来到后院,见各家夫人千金集结在此。踌躇片刻,还是上前道:“各位夫人姐姐,敢问宁五公子在何处?”
众人脸色一沉,前院莫名的安静下来。
“自是在大夫人屋里……”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回答。女子放眼望去,女眷们都执着团扇,遮掩着如花的容貌,在这百花齐放的时节甚是应景。
“多谢姐姐们告知,叨扰各位的雅兴了。”女子一福身,该有的礼数一丝不落。
待人一走,女眷们又纷纷起声道:“那是谁家小姐?生的这般容貌。”
“不知道啊,就她一个人。礼数再周到,可凭她那副寒酸样,指不定是哪来的乡下野丫头。”
“我瞧也是。不过她那衣服料子,好像是七年前的那件……”
“你想多了吧?!那件衣裳可是连宫廷御绣都做不出来,真真是独一无二的衣裳。她若是有那一件,哪会寒酸到首饰都买不起?想来定是仿制的。”
……
看着面前的宽大朱户,隐隐还能听见拨浪鼓的鼓声、人语的挑逗声还有孩子的笑声。单单是听着就无端生出一股喜爱之情,想来孩子定是可爱极了。
女子将袖中的楠木盒子放在门前,敲了敲门,便立马跑开,在暗处躲着。
老妈子开门,瞧见外头没人,心下奇怪,却见地上的楠木盒子。拾起一看,心中登时一惊,连忙朝屋里叫了一声“大夫人”便合上门跑了进去。
女子看着窗边的人影,低低道:“祝五公子快快乐乐的,一生平安便好。”
走廊尽头的拐角闪过一片缥白,而后重归于无。
 

凌辱

 
前厅,一身深棕色圆领衣袍的宁老爷正招呼着客人,不惑之年的他气质内敛,不知那幅慈眉善目的外表下是何模样,至少外表看来是人模人样的。
小厮跑来,瞅见了他,急忙在宁老爷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只见宁老爷笑容一僵,疑惑的扫了小厮一眼,随即又恢复如常,笑着跟另一名显贵客套了两句,便连忙离开前厅,去了里屋。
“为何急匆匆地把我叫来?”宁老爷开口道。
“官人,”眉眼柔顺的宁大夫人浅浅唤了一声,手上接过那个楠木盒子,“方才海妈妈在门外拾到这个盒子。官人,您瞧……”
宁老爷顺着宁夫人的动作,看了看盒子里的东西,瞬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旁的水尽数进贡给了桌椅。
“这……这……这是谁送来的?!去,赶紧让前庭报礼的通通来偏殿!”
盒子里,不过是一对玉如意。但是,左边的玉如意红艳艳的,像是朱砂翱翔云端,化作了一只凤凰模样;右边的玉如意青焰焰的,像是丹青潜游水中,化作了一只青龙模样。
龙凤呈祥如意中,愿得玉者平安世。
这副玉如意,与七年前的那件“钰泪纱”一样,都是孤品,都是……所有世人都想得到的东西。
门庭被叫来,一路上暗度揣测自己犯了什么错,看到宁老爷气冲冲的赶来,更是吓得一哆嗦,不管三七二十一便磕头。
“起来!我问你一句话,今日可有什么奇怪的人入府?”
门庭绞尽脑汁,颤颤巍巍道:“未……未曾。”
“那可有什么人与常人不一样?哪怕一点点都给我如实说出来!”
这下门庭想到了,急忙道:“有!有!有一位女子!她要求小的莫要通报她的礼品,说要亲自赠予五哥儿!”
“她叫什么?”
“叫……叫……宁!对,她也姓宁!唤做宁窃妄!”
门庭亲眼瞧见,自家老爷的胡子被气得往上飘了起来,还以为自己放了什么个杀人犯进来,丰富的想像力给他带来了莫名的恐惧。
“孽障……你,快去叫管家,吩咐所有下人都给我去找那个女子!快!就是关了门搅和了百日宴也别让她给跑了!”
门庭应许一声,急忙下去了。宁老爷微微松开握拳的手,手心的痕印清晰可见。
宁窃妄走到侧门,听着前厅交杂的言语之声,便打算离开。
“等一等!站住!”
她顿了顿脚步,看着人跑到眼前来。
“姑娘是……?”
“我是宁三姑娘!这天色尚早,贵客怎的便要走了,不吃一杯我五弟弟的百日酒吗?”
宁窃妄看着宁安瑾,笑了笑,笑得宁安瑾紧了紧手中的团扇。
“不了,我来送个心意便是,还望宁府不要嫌弃我的礼物才是。”
“怎……怎么可能,贵客说笑了。我瞧着姐姐……生的好看,不知能否赏个脸面,让小女子带着姐姐去瞧瞧我的五弟弟?”
宁窃妄敛了敛笑,目光打量着眼前紧张的人,委婉道:“不了,我家阿娘还在等我回去。”
“这……”宁安瑾愣了愣,咬着下唇,轻微蹙眉,一脸难办的样子,不知该说什么,便干脆不说话,总之是不想让宁窃妄走人的样子。
“宁三姑娘,”宁窃妄敛了大半笑意,道,“我家阿娘还在等我回去。”
宁安瑾突然微微颤抖起来,可还是一动不动。
“宁安瑾,我家阿娘还在等我回去。”
仿佛这是什么吃人的话语一般,宁安瑾突然尖叫起来,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而不知何时聚集在大门的家丁们都尽数抢上来,就要朝宁窃妄去。
“别动。”宁窃妄一伸手,目光全都在宁安瑾脸上,半点都没分给其他人。而此时,她伸出的手正掐着宁安瑾的脖子。
家丁们顿时站在原地,不敢向前一步。
前厅挤出来一个小公子,银灰色的衣裳衬得他尚且稚嫩的脸庞英俊几分。见到眼前人,不由愣到:“二姐?!”
听到这声叫唤,小一辈的咿呀儿童茫然不解,而知晓世事的人无一不惊讶起来,瞬间私下讨论起来,比方才的声音大了两倍不止。
宁窃妄不加理会,只是转了个头,看到是何人后笑道:“津儿,别来无恙。”
“二……二姐……你怎么……”
“孽障!”
众人的注意又被转移过去,只有宁窃妄露出一个冷笑。
“爹爹……救我……”宁安瑾挣扎道,随即便觉得扼制自己脖颈的那只手加大了力劲,窒息感如狂涌袭来。竟是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放开安儿,你难道还要背一个杀妹的罪名吗?!”
“唔……”宁窃妄偏头仔细想了想,随即笑道,“也行,父亲倒是提醒我了。”一句话里,“父亲”二字格外的重,听得宁老爷心里硌得慌。
“……拿上来。”下人捧着那楠木盒子,转交到了宁老爷手上。
宁老爷打开了盒子,周围见到那东西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气,这一对玉如意在阳光下格外晶透,里面的龙凤仿佛就要活了一般。
宁窃妄的眼神暗了暗。
接下来他这位父亲要做什么,她心里都能猜到七八分。
果真,在众人的惊叫下,宁老爷将盒子高高抛起、狠狠的摔在青石砖上,清脆几声,玉如意应声而断。
“那可是龙凤转如意啊!宁老爷你……!”
“那也要看看是谁送的!指不定这对玉如意里头有鬼呢!”
……
“父亲还是这样,一成不变啊……”宁窃妄愣愣地看着碎成四节的玉如意,心里五味陈粮。
“你也敢来!不怕给我宁府带来晦气!你还想克死我的儿子吗?!”宁老爷怒目圆睁地看着她。
“嗯,呵,是啊,这宁府小辈除了我,其余的才是父……哦不,宁老爷的心头肉。而我,不过是一个被剔除出族谱的无关紧要的灾星罢了。”宁窃妄笑出了声,笑到眼角都沁出了眼泪。
“这对龙凤转如意是尘荒上尊打造的,里面的龙凤……呵,我在胡乱说什么呢,反正宁老爷都不会信的。”
“哼,这张嘴还是这么张口就来。”
趁着宁窃妄被分散了注意,宁安瑾用力一挣,狠狠地在宁窃妄的虎口上咬了一口,直到血腥味刺激着味蕾才连忙松口,跑到宁老爷身后。
宁窃妄看着不断沁血珠的手,神色淡然,好像那不是她的肉一般。
家丁们瞅准了时机,一下子全都冲了上来。只见宁窃妄朝着最先冲上来的家丁做了一个“斩”的动作。
然而,什么都没有。
宁窃妄一下子愣在了那里,缓过神来的其他人三下五除二的将她抓了起来,不费吹灰之力,因为宁窃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手,丝毫没有任何要反抗的迹象。
旁人见到这般场景,心中不住暗暗揣度:无论怎么看这所谓十恶不赦的女子,也不过柔弱到一个家丁便能搞定,宁府莫不是小题大做了?
“不……”宁窃妄前一刻还能够淡定自如,此时却像被人抽走了所有力气一般,泪珠子不住往下掉,像失了魂儿一般,“不……你不可以这么对我,是你让我来的,你怎么可以在这时候……你出来,你出来!我……我错了,我不敢了,我听你的,什么都听……不可以……不可以这么对我……”不住的呜咽,宁窃妄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求饶——不过在外人看来这应该不大可能。
“既然你对宁府如此念念不忘,不如我大发慈悲,让你看个够?”宁老爷一声冷哼,那些个家丁立马明白,随即拽着宁窃妄的双脚,就地拖着她开始绕着宁府大宅走。
青石板路尚凉,硌得慌。
宁窃妄此时却没再反抗,任由旁人拖着她的身体,众目睽睽之下,地上的尘土将她弄得狼狈至极,素白衣裳凌乱不堪,头发散了一地,不知道哪来的草将嫩白的脸颊划出了细碎的伤痕。
只是无论怎样,她都无动于衷。仿佛这不过是每日喝茶吃饭的事儿,没有惊恐,没有羞耻。
才脱离虎爪的宁安瑾脖子上鲜红的印子俨然,看着宁窃妄,心里总不是滋味,一度被宠坏的她立即呵斥道:“等等,给我带过来!”说完还瞅了一下自家爹爹。
见宁老爷没有阻止的意思,宁安瑾更将趾高气昂,她笑眯眯的走来宁窃妄身边,见她要爬起来,当即一脚踩住她的肩,狠狠地将她踩回去。
“看看,方才那个宛如谪仙的宁窃妄呢?这幅街头乞儿可是谁呀?”随即,她又笑道,“不对,乞儿可没有权力穿这么好的衣裳。你们两个,把这衣裳剥了。”
众人啧啧惊叹,却没有人出来阻止。反正这事,无论公私,都是宁家的事,与他们无关,权当是来看戏的。
宁窃妄还想挣扎起身,宁安瑾面露狠色,毫不留情、甚至是卯足了劲地朝她的脸捆了一巴掌。殷红的血迹顿时出现在宁窃妄的嘴角。
“三姐……”宁津开口道,看样子似乎是像阻止宁安瑾的意图。
宁安瑾嗤笑道:“怎么,四弟弟要来替她求情?她可是魔女啊,四弟弟是年少轻狂想来个英雄救美,还是觉得跟了宁窃妄就能够出人头地了?!哦对了,我还不知道,你这魔头,哪来的请帖?”
宁窃妄看着宁津,就算是两对陌生的双手在她的身上游走。
宁津看着她,眼睛逐渐张大,看到宁安瑾质疑的目光,他连忙摆手道:“不……不是我!我又不知道二姐住哪儿,怎么可能给她送帖子!”
宁窃妄突然笑了一声。姑娘们一个个都拿着团扇遮挡着眼睛,羞红了脸,却又忍不住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姑娘才会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得出来。
听到宁津的话后,宁窃妄什么都明白了。
哪来的请帖?就她现在这样,宁府的人辱她杀她都来不及,谁会给她送请帖?这一声“二姐”此刻听来是这般讽刺。
“啧啧,果真是不知廉耻。”宁安瑾虚掩着团扇轻轻摇头道,“去小巷子里寻几个人来。”
她笑着,精致的容貌却是最令人胆颤的毒药。
版权声明

古风坊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人将予以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