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坊_古风爱好者网站

古风耽美微小说盛世鬼完本在线阅读

  极早的时候,他便被来上香的农妇吵醒了。许是狐狸常显灵的缘故,来上供品的农妇农夫也勤快。狐狸早早已经蹲在泥像后面,叼着一只贡果,见他过来,又用爪子拨给他一个。

  狐狸便道:“今日无事,本仙便送你一程吧。左右这方圆数里都是本仙的地盘,送你出了地盘也是顺便。”

  他想于自己并无害处,便颌首谢了,和狐狸一同走去。

  狐狸化作一个男子与他同行。它在此间日久,前朝战乱的鬼魂也见过不少。他问起时,狐狸却摇摇头道:“彼时世乱,鬼魂说不上两句便被阴差强行拘走了。”又叹道:“倒是大半死相凄惨。”便问他战时事宜。他慢慢想,也渐渐想起些许来,便说与狐狸听。

  北狄残暴,所过之处十里无人烟。士兵负着国仇家恨,又兼着逃走也无甚活路,打起仗来便分外奋勇,每战皆厮杀惨烈。如此有年余,朝中主降的一派占了上风,主战一派皆被斩杀来讨北狄欢心,他们便一败千里,溃不成军。

  到了夜间,他与狐狸栖于野外。狐狸化作原形,对月而拜,他便愣愣看着。狐狸拜完,走到他身边蹲下,看了他一回,突然道:“你想起自己怎么死的了么?”

  他看着自己的脚,想了很久方道:“……这一处伤口,是被刀砍的,那时实在是钻心地疼。”

  手指慢慢移到旁边的伤口,又是很久才道:“……这是枪尖刺的,透骨而出。”

  “这也是刀砍的。”

  “这个……实在不记得是怎么的了。”

  他慢慢地数完身上的伤口,最后摸到自己喉部,许久,叹了口气。便朝狐狸道:“一直不曾问——我现在的模样,是不是十分可怖?”

  狐狸在月下看他,缓缓摇了摇头。

  他便笑起来:“那便好。我虽记得不甚清楚,但依稀记得自己原先的模样还是端正,否则也不会入了军中就被老兵……”说到此处忽而变色,住嘴不言。狐狸也不再追问,两人于是一宿无话。

  到得天明,便又上路。他忆得的事情,一日比一日多。左右再无旁人能听,便将他与他契兄弟两人的事情,一桩桩讲与狐狸。说他俩本是青梅竹马,他契兄弟大他几岁,从小便如他哥哥一般。后来两人成了年,情投意合,又因流年艰苦娶不了妻,便互相应了就此做一世夫妻。

  他讲给狐狸听小时候的事,如何想方设法去寻果腹的物品,如何与同村其他孩童争夺一只死去的雀仔。虽是艰苦不堪,但因同那人一起,便都仿佛成了宝物一般。狐狸便笑他一脸痴像,转头又化了英俊男子来讹他,自己笑得打跌。

  他便由着狐狸乱笑,自己不言不语看城外麦田。等狐狸笑够了凑过来,道:“你看这麦子长势多好。”

  狐狸点头。他又道:“也是,这般的血肉浇灌下去,田地怎会不好。”

  终于有一日,狐狸道:“我也出来太远。此处以后,你便独自一人走罢。”

  他心中竟有些惆怅不舍,然而也无他法,便合掌谢过狐狸。狐狸亦合爪回拜,垂眼道:“我只庆幸我未生而为人。”说完转身几个跳跃,已是不见。

  他又独自一人,往昔日的村庄走去。

  那路边的种种景象,与他记忆中的早已不同。兵荒马乱、焦土生烟的城镇,如今已是人来车往,繁华兴荣。他怀里尚揣着当时庙里众鬼分与他的金银,却无处花费;路过有人祭祀先祖时,那被祭的鬼魂往往招呼他前去,分些祭品。

  他仍不知自己为何在此处,然离乡愈近,心境却倒愈加平和,仿佛看一场看过不知多少次的戏,单等着最后一句戏词唱罢便可落幕,曲终人散。

  于是他终于远远地看见了村头的那棵大柳树。记忆中那柳树总是被捋得光秃秃,他曾一度疑心这树是活不了了。然此刻再见,才知树亦如人,纵然一度天灾人祸,却仍能在来年春天再绽出新芽、枝繁叶茂。

  他看着那柳树,忍不住脚下放慢,心下有些犹疑,不知该不该此时便去听那最后一句戏词。但终于是到了那柳树下。树下却有一个棚,棚中坐着一个老妪,正在沽水待卖。

  此时已近黄昏,茶棚中空无一人,他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了。老妪将茶舀入碗中等凉,随手将一碗暂放在他的桌上。他端详了一会儿那粗瓷碗,忍不住端起来喝了一口。茶香虽然粗糙,入口却回味余长,他又喝两口,不觉已是半碗。

  老妪便停了手,转头笑眯眯问他:“可还能入口?”

  他悚然一惊:“你能见我?”老妪笑道:“你连老婆子的茶都喝了,老婆子为何不能见你?”他赧然起来,从袖子中取出之前的银锭放在桌上,老妪摆摆手道:“太多,太多。”

  他道:“我身边却是没有铜板,况且这银锭我也用不得到。”老妪笑道:“你怎知这阴府的钱财老婆子便能用得到?”说完却拿起银锭,又笑道:“——也罢,左右你之前也还欠老婆子半碗茶钱。”

  他惊道:“何时何处?我竟是不记得了。”老妪又笼了手,笑眯眯道:“忘川河边,往生桥前,你喝了老婆子半碗茶——现在可曾想起来不曾?”

  那入口的茶香如醍醐灌顶,他睁圆眼道:“孟婆汤?”

  老妪眯眯笑道:“正是,正是。你喝了老婆子的茶,忘了大半前程往事;可惜只喝了半碗,又让你慢慢回想起来。——如今正好凑齐一碗了。”

  他手中的碗落到地上,啪地摔得粉碎。

  老妪道:“当初在往生桥前与你打了赌,你喝下这半碗孟婆汤,回到人间之后,若还是能想起自己所为何来,老婆子就容你办完你想办完的事情。”抬头看了看茶棚外的天色,道:“这时已经到了赌定的时候。不过这半碗孟婆汤下肚,尚有片刻才能起效,你既是已经走到这里,何不趁这最后片刻仔细想想,兴许便能想起来?”

  他顾不得再往下听,起身跌跌撞撞地就向外冲去。

版权声明

古风坊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人将予以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