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坊_古风爱好者网站

古风耽美微小说盛世鬼完本在线阅读

  方想到这里,路边却有三人相携走来。他抬眼瞧去,见那左右两边二人,一人全身着白,一人全身着黑,腰间各缠着一条铁链。见那三人一齐朝他看来,便唬了一跳,心中惊道:“这想必便是鬼差了!”

  心中正暗自惊疑,那三人便直朝他走来。走到近处,那着白衣的鬼差便和颜悦色笑道:“天气甚热,借一方树荫可好?”

  他自然是连连点头,急忙让出地方来。那三人便在一旁坐了。他看中间那人,却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穿着普通,像是被拘来的魂魄一般,身上却并无锁链套着,神色也十分轻松。

  那着白衣的鬼差见他面色疑惑,像是知他心中所想,也笑道:“如今天下安定,人大多得以颐养天年,无疾善终,我们差事便也清闲。这锁魂链原是为缉那心怀怨戾的恶鬼,又或者乱世鬼多、需得尽速拘捕,方用得着。既是世道清静,我们便见着一两个执念未了的鬼魂,也可容忍一二。你却是不必担心。”

  他点点头,便在树荫下坐安定了。黑衣鬼差这时突兀开口说道:“看你似是游荡了有些时日,身上又伤痕累累,是前朝战乱中死的吧。”

  他便点点头道:“是了。这几日方才想起一些来,却记得不太分明。总想着要回家乡看一眼才好。”便比了比头顶的柳树,道:“——却又记不清家乡在何处,只记得村头有这么一棵柳树。”

  白衣鬼差道:“你家中有何人?父母兄弟可在?”

  他想了一会儿,茫然摇了摇头:“我记得父母早亡,家中却是再没有其他兄弟了。”

  白衣鬼差又问:“那可曾娶妻生子?”

  他茫然地想了一会儿,却突然看见一个俊朗的年轻男子站在面前。

  那男子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岁上下年纪,肤色略黑,像是惯在田间劳作的样子。那男子走到他身边来坐下,他便看着那人,那人也看着他,只看了一眼就挪开眼去。又咳了一声,道:“……”

  他听得那男子叫了一个人的名字,想那便是他自己的名字了,却怎么也听不分明。一时急切,便凑过身去。那男子却不再说话,转而将手搭上他的手来。他听那男子道:“……我们便结为契兄弟,在外为兄弟,在内为夫妻,可好?”

  他张了张嘴,那人的名字便到了嘴边,方要出口,却猛一愣忡,醒了过来。

  原来他仍旧坐在那大柳树下,已是日暮黄昏的时候。那两个鬼差与那老者,早就不知往哪里去了。

  他便起身接着往前走去。瞧见日头升起又落下去,这么不知过了几个轮回,一日夜间下起了雨来。他虽然是鬼,却也忙忙地寻处避雨,眼见不远处有座土地庙,便奔了过去。

  那土地庙不大,香火倒盛,桌上一排供品,又有数束仍未燃尽的香插在香炉里。他入了庙,便朝土地公的泥像拜了一拜,乞他恕自己擅闯避雨之罪。

  方拜完,却听那上头泥像开口道:“何处野鬼?本尊准你入内了么?”

  他一下愣住,正不知如何应答,那泥像却又嘻嘻地笑了起来。泥像后影子一闪,跳出一只大尾巴赤褐狐狸。

  狐狸便在他面前坐定了,用后爪挠了挠耳朵,笑道:“原来是个呆鬼!一唬便唬住了!”他正不知如何回答,狐狸尾巴一摇,一下变作了一个婀娜女子,摇着腰凑到他身边来。他连忙后退两步避开,正要说话,那女子却眨了眨眼,倏地又变作了一个英俊男子,俯下身来。

  他一下怔住,眼见那男子的脸已经到了眼前,忽而扑地一下,面前又是那只狐狸,笑得打跌道:“原来不光是个呆鬼,还是个断袖鬼!”

  他也不说话,闷闷地坐着。狐狸自己笑够了,凑过来道:“可别生气!我在此间也住了些日月,平日借土地的光用些供品,受了供便显显灵,没人供便逗人寻些开心。如今天下盛平,也从不曾有人计较的。”抬眼仔细看了看他,恍然道:“——原来你是前朝的鬼,难怪难怪!看你身上伤口,当初必定死得惨烈。——倒是对不住了。”说完便合起两只前爪,肃然作了个揖。

  他默然不语,却想起一事,问道:“大仙是会显灵的?”

  狐狸便摆了摆尾巴,得意道:“略通法术罢了。”

  他问道:“我自有意识以来,浑浑噩噩,不知自己为何在此间,也不知自己是何人,只是一直走,一直走。大仙若有灵通,可否指点一二?”

  狐狸讪讪道:“算命八卦这些,本仙却是不会的。不过本仙也能帮你些许。”歪着头看了他一会,道:“你穿的这衣裳我在前朝见过,是前朝士兵的军服。你原是死在战场上的。听你口音,该是北边的人。——不过前朝的鬼早被拘光,如何会留下你这漏网之鱼呢?”

  他道:“我只记得家中父母双亡,唯有一契兄弟,不知是不是因他才游荡至今。”

  狐狸道:“既是契兄弟,为何不与你死在一起?——啊,是了,你是死在战里的。他也死在战里么?”

  他摇了摇头道:“没有,他留在家乡。”片刻后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原来那人留在家乡了么!

  想了想,又释然道:“是。我记得他家中尚有家人。”许久之后,又慢慢道:“——我也不是自己去从戎的。”

  他那日在村外挖草根。连年大旱,田中颗粒无收,唯有掘鼠洞挖草根为食。有败退的官兵从村边大道经过,他躲避不及,便被套了去充作壮丁。一路做着最繁重的活计,风餐露宿,时时遭受拳打脚踢。先后的壮丁,不少比他强壮的也半路撑不下去。半死不活的壮丁便被扔到路边,第二天,人就寻不见了——不知是进了什么畜生……又或者是人的肚腹。

  北狄入侵,前朝官军一路败退,他直跟着退了数百里,到了极南的地方才安顿下来。那时候朝廷里主战的一派占了上风,他便被正式编入军中,此时方才好过一些,也托人往家乡捎回口信。

  他顿了顿,对狐狸道:“……不多久,得到他从家乡捎来的口信,之前他大约以为我身亡,悲恸欲绝。此时听说我未死,也是极高兴的。”

  狐狸摆了摆耳朵,道:“后来呢?”

  他又想了一回,摇了摇头道:“不记得了……后来的,又不记得了。”

  那晚他便在土地公的塑像下蜷了一夜。狐狸似是深夜出去了,他也不问去了何处。

版权声明

古风坊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人将予以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