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坊_古风爱好者网站

古风耽美微小说盛世鬼完本在线阅读

  他如遭雷击,捧着那金银锭子,浑浑噩噩道:“原来我竟是已经死了么?”言罢便转身,又恻然道:“——原来我竟是已经死了么!”竟是再不看那野鬼众人,恍恍惚惚出了殿门,不知往何处去了。

  他浑浑噩噩,只知道往前走,却不知道是往哪里去。他到了城门,守城的士兵一边笑谈一边要关门落杠,他便从那将关的门中走了出去。到了清晨,农夫拉着牛,从带着露珠的田里走过,他从一旁的田埂上走过去。路过几个村落,婆婆们撒糠喂鸡,大姑娘小媳妇在井边淘米洗衣,他从井栏边走过去,再没有人抬头看他。

  不知走了许久,他又看见太阳升起来了。这时他走到一条河边,便在河边坐下来。那河水清的十分透彻,他看了一会儿,便把鞋脱了,把脚伸进水里去。

  他看着自己的脚在那透彻的水里,突然就想起自己从前也在河里洗过脚的。他也这般低头看着自己的脚,那脚上全是血污,腐黑淤臭,是一双死人的脚。他奋力搓洗,好不容易才将那血污全洗下去,这才包好布条,穿上鞋履。

  他看着自己的脚,愣了半晌,喃喃道:“是了,我果然是已经死过了。”

  这时候河对岸,从清晨的薄雾里走出一个和尚来。和尚见了他,便抬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道:“阿弥陀佛。”

  他浑浑噩噩地抬了头,看着那和尚,道:“大师要超度我么?”

  和尚又合十念了句佛号,道:“施主心中有执念未了。”

  他茫然道:“我心中有执念未了,可是我竟不知那执念为何?难道是在这盛世贪恋徘徊许久,自己也忘记了自己所为何来么?”

  和尚便道:“贫僧见施主所着衣物,似是前朝样式,只是破烂褴褛,几乎不辨原型。施主是经过了前朝的战乱罢。”

  他默然地看着那河水,想了许久,说道:“我记得自己死了以后,似乎在河中濯洗衣冠、重整仪容。洗下来的血污,要是凡人能看见大约有半条河那么多。大师你说的或许不错罢。”

  和尚便叹了一声,道:“乱世之中颠簸流离,施主莫非是挂念家人?”

  他又默然了一会儿,摇摇头道:“我不记得了。……我不记得了。”便抬头看那和尚,道:“我走了这许久,凡人皆看不到我,摸不到我,听不到我,十分寂寞。大师可否陪我稍歇片刻?”

  和尚诵了句佛号,便立在他身边,又与他说些前朝事宜。他冥思苦想,有些十分清晰,有些却不甚分明。到了天色入夜,和尚走了,他又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向前走去。

  他便一直地走,一直地走,到了正午,走到一棵大柳树下,便倚着树坐了下来。

  他抬头看那高高的枝头,一恍神,突然看见两个孩童攀在树上,一人挽着一个破竹篮,挑那嫩绿的新芽捋。那两个孩童一个年岁稍长些,一个年幼几分。柳树生得高大,靠近地上的枝条早被捋得光光秃秃,那两个孩童便越攀越高,直往那摇摇晃晃的树梢上攀去。

  他看得心惊,忍不住便失声叫道:“当心!”这一句叫出口来,却仿佛惊醒一般,那两个孩童倏忽便都不见了。

  他仍是呆呆的抬头看那青翠的柳枝,半晌回过神来,心道:“我竟是看见幻象了么?”

  他坐在那里,慢慢地便似乎有些事情想起来,原来那年幼的孩童,竟然是他自己。那柳树,是他家乡村头的一棵,每到春天青黄不接时,他与村中的孩童便去捋那嫩叶,充作菜叶填饥。孩童多,柳树少,那树便常被捋得光秃秃的,需得爬到极高的枝头才能采到一二。他便又想道:“那个年长些的孩童却是谁家的?”

版权声明

古风坊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人将予以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