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坊_古风爱好者网站

好虐好虐的古风耿美歌曲斩思(剑三同人曲)

好虐好虐的古风耿美歌曲斩思(剑三同人曲)说真的剑三已经不是普通的网游了!一首首同人曲小编基本都听过好几遍了,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是剑三博物志系列之二——斩思;古人的基情多是欣赏和倾慕,共一壶酒,下一盘棋,胜过知己,却可一生;说真的当初听了好长时间才发现自己听的是一首长达七分钟的歌,旁白太感人了~……

原曲:小旭—《西狂》
词:沄汐
唱:流浪的蛙蛙
楚戈(天策男):海风
江墨渊(万花男):超级柴政【星之声】
龙涎香(五毒LOLI):乔绫【星之声】
楚戈:不下了,不下了
江墨渊:那……要不下次再接着来?
楚戈:下次?不来了。什么打吃什么切,乱七八糟都搞不懂,下次还继续什么啊!
江墨渊:诶、诶,明明是你每次都乱落子。
楚戈:我说,江墨渊?啧,你怎么尽喜欢这些书呆子的玩意儿?我偏喜欢痛痛快快的大口喝酒,男人嘛,文绉绉的像什么样子?对了,你这儿有酒么?给我一壶,这些天可是馋死我了!
江墨渊:不行!楚戈,你伤还没好,要酒还是要命?
楚戈:知道了、知道了,不喝就是。真是,又来了!早知道,就回天策府养伤了,好歹上陵苑还埋了一坛好酒,不知道墨渊这里的药酒滋味如何,改天偷一壶尝尝……
江墨渊:你敢!
楚戈:看我敢不敢啊!
楚戈:这是什么?
江墨渊:快还我!
楚戈:哎哎,还脸红,还你就还你,是哪家姑娘送你的?暗器囊?不会是唐门的小姑娘送你的吧!
江墨渊:我是孤儿,师父说他捡到我的时候,我的襁褓里就放着这个东西,约是我父母留给我的吧,我只知道这东西叫斩思……

狂风吹散了尘烟
我牵马 独自踏北地疆野
归路黄沙掩 夕阳斜
一曲横笛 吹渡谁的思念
谁还记 金戈铁马的当年
谁还忆 浴血鏖战的岁月
半生的戎马 为 戍边
断戟残剑 是最后的悼念
一步之遥的杀戮
埋葬了多少枯骨
我浴血战 离经易道你只守护
生死不相负
蹉跎了韶华何苦
斩断别离的思慕
流年虚度 阴阳只是陌路
江墨渊:楚戈,你的信。
楚戈:哦,谢了!

江墨渊:怎么了?你的脸色不大好啊。
楚戈:前线吃紧,我必须赶回去一趟!
江墨渊:可是你的伤……
楚戈:顾不了这么多了!
江墨渊:我和你一同去!
楚戈:那可是战场!!
江墨渊:我是个医者,懂得怎么治病救人!
楚戈:好,待我们胜仗归来,先回天策府,把我埋的那坛子好酒给喝了!
江墨渊:然后继续那一盘残局。
我执笔书写前尘
描摹着 不曾逝去的墨魂
点一盏残灯 繁华昏
只盼来生 你还记得归程
仙迹岩 未解的残局在等
上陵苑 一壶浊酒仍在温
坟前敬苍天 祭笛声
多年以后 这故事谁听闻
一步之遥的杀戮
埋葬了多少枯骨
我浴血战 离经易道你只守护
生死不相负
蹉跎了韶华何苦
斩断别离的思慕
流年虚度 阴阳只是陌路
一步之遥的杀戮
埋葬了多少枯骨
我浴血战 离经易道你只守护
生死不相负
蹉跎了韶华何苦
斩断别离的思慕
流年虚度 阴阳只是陌路
龙涎香:师父、师父!后来呢?后来怎样了?
楚戈:啊。后来,我和他在大军厮杀中失散了。
龙涎香:失散了?那师父找到他了吗?
楚戈:战争结束后,我回去找了一遍又一遍,每一天,每一刻都在找他,几近疯狂的找他,可是……我却再也找不到他……只有……只有这个……
龙涎香:咦?这是什么?真像铃铛!
楚戈:是斩思。
龙涎香:斩思?啊!我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很厉害的暗器嘛?!
楚戈:没错。
龙涎香:师父,你每年都在这摆同一局棋,放同一坛酒,难道……难道你一直在等江前辈回来?
楚戈:对。这样他一回来,就能和我继续这一盘未下完的棋。
龙涎香:师父,你可曾想过,或许,或许江前辈已经、已经……
楚戈:不会。我们说好的……怎么能反悔呢?

好了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喜欢的如果喜欢我的文章欢迎评论分享收藏,如果还想看更多精彩内容可以点击下方相关文章哦~

版权声明

古风坊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人将予以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