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坊_古风爱好者网站

古风短篇小说,忘川河上奈何桥

古风短篇小说,忘川河上奈何桥,今天古风坊小编给大家分享一篇唯美伤感的古风爱情短篇小说,说的是一个为了公子的小丫头到地府求药治病,奈何当初是个凡人,不能进入地府!喜欢的朋友可以跟小编一起来看看~
正文:
“婆婆,不能通融通融吗?我实在需要过桥。”
芳草一袭青色长裙,轻挽发髻,瘦弱的身躯被通冥府门前的寒风吹的瑟瑟发抖。
“姑娘请回吧!奈何桥不是如你一般的凡人能过的?”老婆婆驻着黑龙杖,黑色的斗篷盖住了被皱纹挤在一起的脸,燃了右手边的灯,越过芳草走进了通冥府。
“婆婆”芳草绝望的看着消失在门里的黑色身影,一颗颗泪珠无助的落了下来。
回到府里,已经日落西山,芳草不顾自己疲惫的身子,迫不及待的来到公子书房门口。
“咳咳咳,咳咳咳”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传了过来。
“糟了,公子又咳嗽了,”芳草未经允许一把推开了门,只看见公子紧紧捂住嘴上的锦帕,强忍着咳嗽。
“公子,如何了?奴婢去请医圣吧?”芳草小心的帮公子拍着背,轻声询问。
“不必,我已病入膏肓,医圣已尽力,不用再去麻烦他老人家”公子气息微弱,一语毕,竟喘了许久还未缓过气。
芳草接过公子手中的锦帕,又扶公子躺好,盖上薄被,才关门退了出来。
走到门口,芳草展开锦帕,上面赫然布满了黑色的血。
“公子又咳血了。”芳草的心越发疼了起来。
“不行,我一定要救公子。”芳草下定决心,趁着黑夜,又去了通冥府。
夜黑风高,通冥府门前尤为恐怖,一片鬼哭狼嚎之声。
芳草压抑住了内心的恐惧,她一定要等到冥婆婆从奈何桥回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芳草的腿被冻的没知觉了。冥婆婆提着一盏萤火虫灯,突然凭空出现了。
“哎呦,小丫头,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了,奈何桥凡人不能去?”冥婆婆疑惑的问。
“婆婆可是要收我为徒?”芳草不答反问。
“你同意了?”冥婆婆一脸欣喜。
“但是我有个条件。”芳草急切的开口。
“说吧!”冥婆婆不以为意,示意芳草开口
……
第二天晌午,芳草才回到府里,急匆匆跑到公子房里。
打开门,公子正在看书,没有听到往常的咳嗽声,芳草安心了许多。
兴许察觉出有人,公子抬头。
“芳草?你一上午去哪儿了?怎么都找不到你。”公子一口气说完,竟然没有急喘。
“公子莫不是好了?”芳草跑到公子身边,急切的问。
“是感觉不到疼了,也不咳嗽了。”公子摸了摸胸口,抬头看着芳草:“陪我出去走走吧!”
来到花园,看着满园的花,太阳照的公子睁不开眼,芳草忍不住抬手去帮公子遮太阳。
“无碍,不必顾及我”公子把芳草的手放了下去,走到凉亭里坐下,自顾自赏起了花。
“还有三天,够了,公子,让芳草最后再陪陪你吧!”看着凉亭里的人少有的自在模样,芳草暗暗在心里说。
三天后,芳草去书房帮公子磨了最后一次墨,看着自己从小服侍的公子,芳草觉得自己不该再留恋。
拿着冥婆婆给的银子,芳草去管家哪里赎回了卖身契。
此时公子还不知道,芳草一路小跑,方向是城外的通冥府。
一个月后,通冥府内,一个紫色长袍,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在一下一下的着扫地。
“丫头,别扫了,今天冥帝历劫归来,随我去地府道贺吧!”冥婆婆走来,一把抢下了扫帚。
“婆婆以后别叫我丫头了,我如今这副模样?怎么还能是丫头呢?”芳草摸着干树皮一样的脸,声音听不出喜怒。
“哈哈哈,你还不知道吧?你以灵魂卖进我通冥府为代价,救的那个病秧子,昨天断气了。”冥婆婆看着芳草,一脸似笑非笑。
“什么?你不是答应我救他吗?难道你骗我?”芳草沙哑着声音,颤抖着质问冥婆婆。
“喔,这个啊!你是让我给他治病,我办到了啊,奈何他自己大限已至,与我何干?”冥婆婆白了芳草一眼,自顾自往前走。
“原来我,终究没能救的了他。”芳草呆呆的站在通冥府内,如枯树般的心,疼痛不已。
最后,芳草还是被冥婆婆拽着来到了地府,地府没路,全靠淡紫色的彼岸花引路。
不懂得人来到这儿,一定会被困死在这无际的深渊里。
看着没有形状,闪耀着淡淡光辉的彼岸花,芳草暗暗嘲笑自己。
当初自己想进地府,也是听说这彼岸花能救公子的命呢!奈何当初是个凡人,不能进入地府!
当初的救命之物近在眼前,现在,又能如何?
“冥婆携座下弟子,前来恭贺冥帝重返地府。”冥婆婆跪下,双手呈上精心挑选的礼物。芳草也跟着跪了下来。
“免礼,入座吧!”冰冷浑厚的声音传来,芳草的心被狠狠冻了一下。
刚坐下,好奇的抬头,想看看冷成这样的冥帝,是何模样,却看到王冠下,和前世的公子,一模一样的脸。
芳草愣了,忍不住想要看的更清楚。
冥帝却投来一记冰冷凌厉的眼神,吓的芳草赶紧低下头。
“冥帝,他怎么可能会是公子?”芳草疑惑的摇了摇头。
几天后,通冥府内。
“芳草丫头,好消息啊!冥帝升你去做孟婆呢!”冥婆婆递过来一道调令。
“什么?”芳草愕然。
 
版权声明

古风坊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人将予以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