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坊_古风爱好者网站

【古风微小说·雪狐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莫云好像感觉到我的动静,他坐起身看见我正看着他,突然发觉什么,连忙想把手抽回去。我死死的拽住他不放,趁他不知所措的时候起身抱住他,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原来你也是关心我的。”莫云的脸立马红了,他简单说了句好好休息便急忙出了房间。
我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想起多年前在水边他匆匆的离去,十几年的情谊就那么轻易破碎,我开始后怕,害怕又做错什么事莫云会不辞而别。
方形渐变分割线
这几天莫云都早出晚归,而我则在院子里练《惊鸿》,小时候的画面一个个浮出水面。我们每逢祭祀活动都一起出去玩,一起吃野果,一起赏花灯。
每到子时,谷中央便有舞女为祭祀献舞,这个时候最是热闹,所有人都会停下手里的活,前往去看。看着舞女们一个个迈着轻盈的步伐,舞着动人的舞姿,我就会回头看莫云,看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些长的十分妖艳的舞女心里就不是滋味,于是总会伸出手在他眼前晃几下,然后拉他去看其他项目。
我私下偷偷打听了那个舞,名叫《惊鸿》,我也曾细心的学过,可总是出错。现在我终于鼓起勇气,打算在我十八岁生日的那天跳给莫云看。
莫云每晚回来眼神中的疲惫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我很想问他发生了什么,却由于自己的一点点私心,从来不过问,害怕问出口连这来之不易的幸福都会不翼而飞。
我为他掖好被褥,伸手轻抚他的脸颊,心里百感交集,我想帮莫云分担他所承受不了的,想做他坚强的后盾,想就这么一辈子静静的守护他,可是我知道这很难,总感觉我们被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阻隔,却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我打算起身离开,莫云突然睁开眼,抓住我的手腕说不要走。
他现在就像个小孩,紧紧地抓着我不放,我对上他恳求的目光,笑着看着他说:“我才不会离开你呢,我赖上你了。”莫云听了愣了一下,脸渐渐染上红晕,别过头不再看我。
我以为不管不问就能维持这明知道不可能长久的生活,却终是破碎了。
那天,莫云像往常一样早早就出去了,我在院子里练《惊鸿》,门突然被踢开,我诧异的望过去,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莫云当年的师叔。
师叔和雪狐婆婆在雪狐谷的威望极高,他教了莫云很多狐族秘术,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听别人说是去隐居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师叔就气势汹汹朝我走来,指着我说:“你害死了我的族人,现在又想害死莫云,当初就不应该把你留下来,没想到你是这种白眼狼,雪狐婆婆就是被你害死的,你还有什么颜面继续留下来!”
我打断师叔的话,“师叔事实不是这样的,您听我解释。”
“解释?哼,有坏人会说自己是坏人吗?真是可笑!”师叔嘲讽地冷笑道:“你现在想走也没机会了,你这个龙族派来的间谍,我会让你血债血偿!你肯定没想到你辛辛苦苦找的泪凝珠就在你身上,就算你回了龙族,让炎知道你把泪凝珠带了回去,而且在你体内,凭炎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泪凝珠的性格,你也是会死的!”师叔说完便甩袖离开,留我一人站在原地。
我感觉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师叔的话在我脑海里一遍遍的重复着,我是龙族的人,原来我才是害死雪狐婆婆的人。
突然感觉头痛的厉害,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指定我就是龙族的人。
晚上莫云回来,我为他掖好被褥,看着他入睡,眼泪不知不觉溢出眼眶,我只想和莫云在一起,为什么就是这么难呢,我们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竟还是可笑的不想放弃他,明明知道不会有结果,却还是心甘情愿深陷泥潭。
生日那天,莫云奇迹般的没有去忙他的事,一直陪在我身边。“哈,我赢了!”院子里传来少女喜悦的声音。莫云溺爱的看着我,抚摸着我的头说:“对啊,月儿赢了。”看着棋盘上的棋子,黑棋和白棋显得格格不入,我莫名的伤感起来。莫云看出了我的顾虑,将我拥入怀。我抬头看向一身白衣的莫云,眼泪渐渐浸湿了他的衣衫,莫云凑近我,在我耳边说道:“月儿,那些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好好的在一起好吗?”
我含泪笑了出来,“好!”。
莫云送了我一把长虹剑,告诉我等我学会招术,就可以和他并肩作战,这正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能和莫云一起守护这里,相互扶持是我最大的梦想。
为了给莫云一个惊喜,我没有告诉他我准备了《惊鸿》,而是找了个借口让他去拿助兴的酒。我站在院子的最中央,梨花携着月色散落下来,只为等莫云出来为他献上一曲《惊鸿》舞。
突然我听到有细微的声响,转头朝那边看去。一个杀红了眼的龙族残兵正向这边奔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挥着斧头砍向我。我还不能死,我还有想要守护的人。我立马从腰间拔出长虹剑,说时迟那时快,我先一步刺向他,然后看他倒了下去。
不知是否是幻觉,我竟在他倒下去的瞬间看见他得逞的笑。“咔嚓!”酒坛落地的声音,我惊恐的向身后看去,莫云站在那里,脚下是碎了一地的残渣,天色太暗,我看不清莫云的神色,只感觉一阵不安。
莫云不顾脚下的碎片与我擦身而过,扶起了躺在血泊中的人。我看过去顿时惊呆了,被我杀的居然是师叔。我的手开始剧烈的颤抖,长虹剑掉到地上发出冷冷的声响,我杀的明明不是师叔,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莫云的声音冷的可怕,“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师叔!”我吓得浑身都动不了,只能没有头绪的一直摇头,眼泪止不住的留出眼眶。
师叔终是化成灰烬,消失在我们眼前。
我能感受到莫云的痛苦,像心在滴血,连呼吸都困难起来。莫云站起身打算离开,我站在那里,什么都做不了,眼泪模糊了视线。对,我不能什么都不做,我想留在莫云身边,我想给他跳《惊鸿》,我想和他并肩作战,我想和他持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使尽浑身力气冲过去从身后抱住莫云,“莫云,真的不是这样的,你要相信我!”莫云转过身推开我,“我亲眼目睹是你亲手杀了师叔,你让我如何相信你!”
我知道无论怎么解释也没有用了,一切在我刺向师叔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样的结局。
幽静水潭寂静的可怕,我无力的坐在浮石上发呆,我已经累了,太累了,我不想再做任何无用的解释,我知道一切都是徒劳的。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除了滴水声,什么都没有,我不敢睡着,我害怕我睡着就再也醒不来了,我害怕我会梦见那晚发生的事,以及那个我深爱的人。
几天几夜不休息令我形容憔悴,莫云终于看不下去,飞身落在浮石上扶我起来,对我说道:“你走吧,再也不要回来了。”
我被他带到雪狐谷外,为了不让我再次回来,他布下了结界。而我却只能看着,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我一直守在雪狐谷外,从未离开,只为等他再次出现,我相信,莫云会来的。
几天过后,莫云果真来了,可是却不是我想要的那样带我回去,而是冷冷的说了句此仇不共戴天。
我仰头大笑,眼泪却克制不住往下流,原来我们之间的感情这么不堪一击,你宁愿相信你所看到的也不愿相信我说的。凭什么,凭什么要这么对我!我的眼睛开始变红,额头上的龙印渐渐显现出来,发出暗紫色的光芒。
莫云眼神复杂的看着我,“你终于现出真身了,隐藏这么久你总算藏不下去了。”
我笑着看着他道:“你其实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你假装和我很要好就是在为那天做准备对不对。”我疯了似的大笑,周身开始围绕邪气,落叶被卷带的一并飞起。
突然感觉腹下一凉,长虹剑冰冷的刺进我的身体,我望着天空发呆,一切都结束了,只是比我预想的快了一些而已。真是可笑,明知道注定是这样的结局,却还是会心痛。
版权声明

古风坊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人将予以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