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坊_古风爱好者网站

【古风微小说·雪狐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楔子】
我嘴角噙着笑,温柔的看向我至生所爱的人。红嫁衣很美,但始终不是为他所穿。
【一】
我生活在雪狐谷,因为没有爹娘,是个弃婴,雪狐婆婆心善便把我带到雪狐谷抚养我长大。雪狐婆婆叫我素月,是想让我像月亮一样朴素而美丽,平凡过完一生。
可是我的出生注定不平凡。
雪狐一族生活在雪狐谷,与世无争,却常有外族侵犯,只为得到狐族圣器——泪凝珠。传说得泪凝珠者可以长生不老。
雪狐婆婆的腿在一次祭祀大会上受过伤,每个月都有那么一两天就会疼的很厉害,而只有那雪狐谷峰上的尤绵草可以缓解疼痛。雪狐谷峰很危险,从来都是莫云去采摘,然后回来交给我由我给雪狐婆婆敷在伤口上。
莫云是雪狐婆婆的义子,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每次都是学堂里学的最认真的一个,和我恰恰相反。不管我怎么努力学就是学不会,老师对我也是无能为力。
我每天缠着莫云让他教我,可是他每次都躲着我,除了把尤绵草给我,尽量避免和我见面。
狐族二十年一度的祭祀大会又到了,我听说莫云也要参加,便提前躲在门前拦截他。我无聊的看着天上的云,脑海里想的全是莫云。
“你怎么在这?”
我急忙回过头,看见一身白衣的他,连忙撇过眼看着手中的狗尾巴草说:“莫云,听说你打算参加祭祀大会,是真的吗?”
莫云想绕开我,却被我堵住了,我盯着他道:“你就这么不想见我,你知道参加祭祀大会意味着什么吗?”
莫云冷漠地看着我简单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便用法术把我定在原地离开了。
我全身动不了,只能在后面大喊莫云的名字,可是他连头都没有回。我就定定的站在那,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原来我和莫云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么恶劣的地步。
祭祀大会赢的那个人便是雪狐族下一任长老,常年守护雪狐谷。然而雪狐婆婆就是上一任的雪狐长老。
等法力的时效一过,我便朝谷中央跑去,我知道,凭莫云的资质,是肯定能赢的。果真,祭祀大会的最前面,雪狐婆婆正在册封莫云为下一任长老。
莫云的法力时效不早不晚刚刚好,我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了。
我和莫云从小关系一直很好,那天莫云拉着我去水边玩,我上树打算去摘野果吃,却突然看见一个人影一闪而过,接着看见莫云被推下水,当时我十分着急,想都没想就跳下水,把莫云连拉带推的拖到岸上,问他有没有事。他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和忧伤,转瞬即逝,我来不及捕捉到一丝一缕,他便站起身跑走了。
从那以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很少和我说话。
方形渐变分割线
我求雪狐婆婆教我法术,雪狐婆婆摇摇头说:“傻孩子,为什么这么固执呢?你要相信,你在这方面没有天赋,在其他方面的天赋可不比别人差。”
我知道,雪狐婆婆是在安慰我,可是,我想学法术,我想成为能和莫云并肩作战的人,仅此而已。为此,我故意犯错,被罚去藏书阁打扫。
藏书阁有记载雪狐一族的史书,想必应该也有传授法术的书吧,我抱着去学法术的心思,假装可怜巴巴的打扫藏书阁。建藏书阁的地方很偏僻,很少有人来,所以我也就可以偷懒去找我想看的书。
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我无精打采的靠着书柜,手中把玩着扫把,抱怨道:“这么多书,哪本才是我要看的啊!”我生气的将扫把扔了出去,扫把砸到书柜上,一本书很不幸的被砸了下来。
我拾起来拍了拍书上的尘土,发现这本书没有署名,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翻开了它,上面记载着雪狐族最常见的易容术以及世敌龙族。龙族生性残忍但水性很好,他们一直想得到狐族圣器泪凝珠,为此不惜牺牲族人……
合上书,我望着天空,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云就会想起莫云,当上长老的他,感觉离我又远了许多。
惩罚期限已到,然而我却一点收获也没有,根本没有记载法术的书,但是换种角度想想,谁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藏书阁供给别人看。
入夜,我辗转反侧,想到莫云看我冷淡的眼神,便久久不能入睡。为了不打扰雪狐婆婆休息,我起身悄悄地走出房间,出了雪狐谷。
外面凉风抚过耳畔,我靠着树坐下,轻嗅着大自然给予树林的独特芳香,渐渐的睡着了。
梦里,一个男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做的不错,等你完成使命回来我会好好犒赏你的。”我环顾四周,大声的喊:“你是谁啊!”回应我的只有一阵笑声。
我惊醒过来,莫名感觉心里堵的慌,便望向天空,看见一团团黑烟从雪狐谷上空冒出,见情况不妙,我连忙朝着雪狐谷跑去。
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红,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族人的尸体遍地都是,我吓得浑身动不了,只感觉一阵恶心。
雪狐婆婆……对,我要找雪狐婆婆,我跑去雪狐婆婆的住处,看见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雪狐婆婆,泪就夺眶而出。我将雪狐婆婆从地上扶起,把头埋在她的怀里,泣不成声,我多想再听听雪狐婆婆的声音,多想和她说声对不起。
外面突然有了声响,我擦干眼泪,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脚步声越来越大,是朝这里来的。我微微在发抖,手里捏了一把汗,心想就算我活不了,也要同归于尽。
门帘被拉开,我站起身,当看清楚来的人之后我愣住了,是莫云。
我的眼泪又控制不住的流出来,还好,莫云没有事,突然感觉头痛的厉害,眼前一暗就没了知觉。
等我再次醒来,是在幽静水潭,那是用来囚禁外族俘虏的地方,因为在幽静水潭内所有法术都用不出来,水潭里的沼气会变成被囚者内心最恐惧的东西,摧残其心智,意志力脆弱的最后都会通向死亡。
我在幽静水潭的上空,双手双脚都被枷锁扣着,对面的人神情复杂的看着我。
“莫云!为什么,为什么啊!”我朝着他大喊。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你半夜出去私通龙族,害我族人,连雪狐婆婆都不放过……”
我打断莫云,“不是我,雪狐婆婆不是我害的,我也没有私通龙族。”
“够了!素月,认识你这么多年,算我看错你了。”莫云说罢便甩袖离去。
我知道,不论我怎么解释,他都不可能信的。可是为什么呢,难道相处那么多年,连最基本的信任也没有吗?
每天都有人被派来给我送吃的,每次他们把吃的放到地上就匆匆忙忙离开了,生怕我吃了他们不成。那些吃的我没有动过一口,还天真的在想如果不吃饭,莫云会不会来看我。
几天不吃不喝的我终于坚持不下昏了过去。
昏昏沉沉中感觉自己冰冷的手被人握住,那人将我拥入怀,就这么一直抱着我,这种感觉好幸福,好想就这么一直昏迷下去,永远都不要醒来。
头疼的厉害,我迷迷糊糊地听见两个人在交谈。
“难道不能放了她吗?”
“放她?你想让我们的族人白死吗?当初把她留着就已经注定了一切。”
放我……留下我?
后来的几天,我都处于昏迷状态,梦里声音一遍遍回响,“泪凝珠呢?快去把泪凝珠找出来交给我,快啊,这样你的使命就完成了,你也就解脱了。”
经过莫云的细心照料,我渐渐好转,醒来时发现自己在莫云的房间,而莫云靠在床边睡着了,他紧紧地握着我,我没有出声,就静静的看着他,要是能一直这样该有多好。
版权声明

古风坊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人将予以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